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【恶魔爱情史】【作者:ms0385712】
【恶魔爱情史】【作者:ms0385712】
字数:5413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恶魔爱情史(长篇/百合向)

  「我就说不用再帮我找相亲对象了!这次的相亲我也不会去!」在一家居酒屋旁的小巷里,一名穿着套装的棕发女子对电话不时的低吼。正常情况下,她看起来应该是个气质优雅、从容不迫的人,然而现在却显得很不耐烦。

  「啧,就跟你说我才不稀罕对方是企业主管还是什么的,我自己是老师,我能养活自己,钱跟家境甚么的才不重要!都什么年代了,我想跟谁结婚我自己找对象!不要再帮我作媒了!」

  「……男朋友?现在还没遇到好对象而已,迟早会有的,你不用担心!」她气呼呼地挂了电话,然后稍微抚平自己的情绪,接着才走回居酒屋。小巷子里面只剩下一位正在抽菸的女店员。

  穿着围裙的店员露出了一抹微笑,熄了烟,接着也走进了店内。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店内的灯光明亮而柔和,吧台上煮着热腾腾的关东煮,站直身就能看见的烤盘正烤着滋滋作响的鸡肉串。客人大概坐了五分满,大多是来吃点消夜的上班族,闲话家常的、讨论工作的声音时有耳闻,但又被店内拨放的音乐中和而显得不吵杂。棕发女子气呼呼地坐到吧台前,将自己离开前点的啤酒一饮而尽。

  「老师,还要加点吗?」

  「喔、好、谢谢……」女子总感觉自己似乎听过这个声音,她抬起头、顺着递过来的菜单往上看──

  「松岛同学!?」

  「您终於认出我来啦,菊地老师。」全名为松岛恋歌的女高中生班长笑了笑。
  「……你没跟我说你有打工。」

  「您也没跟我说过您对家庭安排的相亲很困扰。」

  「……难不成,刚刚那个抽菸的人是你?你现在还未成年喔?」

  「这是薄荷叶啦,」恋歌从口袋抽出那根烧到一半的香菸,里面的确传来一阵阵的清新,

  「免得有人太『热心』。」

  「不说这些了,您现在看起来很烦躁,今天您的帐单就让我请客吧。」
  「不不不,老师让高中生请什么的……」

  「不然,一起吃个饭吧?一个人可不容易排解怨气喔。」看着老师欲言又止的样子,恋歌维持着笑容,将自己的标准稍微下放。

  「你的工作呢?」

  「我去谈谈。」棕发女子看着恋歌走向老闆娘、跟她搭话,接着解开围裙、脱掉外套,露出底下的白衬衫,最后一脸开心地走向自己。

  「听我抱怨有这么开心吗?」

  「能了解自己喜欢的人,不开心吗?」

  「哼哼,你还真是会讨人开心。」被人抱持好感总是令人愉悦──先不论她任教在女校,恋歌口中的喜欢又是哪种喜欢的话。

  (不过就算是「那种」喜欢似乎也不错,至少代表我条件不错。)

  「未成年不能喝酒喔?虽然我没办法以身作则就是了……」

  「我不会碰酒的,老师请随意。」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恋歌似乎有种魔力,能够引导一个人说出全部的心里话,菊地史佳感觉自己把最近十五年的不快都说给她听了,问题不一定有解决,但至少舒坦很多。
  话说多了自然会渴,但每次恋歌从后台出来时都是一手拿着她自己的乌龙茶,另一手拿着一杯装得满满的啤酒。史佳虽然没有酒瘾,但也是照单全收,结果就是她一个人趴在桌上,整张脸红通通的,几乎思考不了任何事。

  (好像有点、太随意了啊……)史佳躺在自己家的床上,意识不清的想着。
  「老师,喝点水吧。」恋歌端来一杯水,稍微让史佳坐起身,接着慢慢的将整杯水全部倒进老师的胃里,然后将空杯拿回去,顺便也为自己盛杯水。

  「嗯……哈啊……嗯──」独自一人待在卧房的棕发老师喉咙漏出一些不舒服的呻吟,挣扎着、将身上的白衣扣子解了大半,窄裙的拉炼也被拉下,露出底下毫无装饰的黑色内裤接着陷入了沉睡。

  「老师,能用冰箱里的──」恋歌走进卧房,然而看到史佳这样衣衫不整的样子,不禁停下了动作。

  「这样诱惑我,可就是老师的错啰,明明我也想淑女一点的,可是这种毫无防备的模样我可没办法忍耐啊?」恋歌露出了微笑,脸颊上浮出一丝兴奋的潮红。她慢慢地走向史佳,动作轻柔的爬上床,用手支撑着头、侧躺在史佳旁。

  恋歌在极近距离下观察着自己每天都会看见的老师。白皙如雪的肌肤让她不禁伸手抚摸,动作并没有特别轻柔,只是普通的感受着脸颊的触感,然而史佳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头,并没有醒来。

  「呼呼呼?」恋歌笑着,接着伸手抱住史佳,其中一手绕到了她背后,三两下就解开了后面的钢扣,另一手则抬起她的头,接着迫不及待张口含住了史佳水嫩的樱唇。

  (好棒的触感……?)恋歌先是轻轻的含住了两片嘴唇,感受着史佳的呼吸打在自己的鼻子下,接着改只夹住对方丰满的的上唇,舌头来回的舔舐着,像是将一片多汁的肉片含在嘴里吸吮一样。软中带硬的触感、她常用的草莓唇膏的味道充满了恋歌的味蕾、填满着她的神经,佔有心上的感觉让她异常沉醉。

  「呼……?」过了许久,恋歌从史佳身上离开,接着脱下了自己的内裤,抓住棕发教师的手、放在自己的的私处上,修长的手指正好能将早已氾滥的小穴完全盖住。

  「哈啊……?老师的手碰到了我的小穴?」恋歌开始前后摆腰,用小穴跟大腿感受着上头的每一条皱褶、每一根骨头、每一条血管。

  「老师?老师?老师啊???」空着的另一手游走在史佳身上的各个地方,锁骨、胸部、肚子、大腿,一边喘息着,一边看着史佳因为挑逗而露出奇妙表情的脸。

  突然间,一股强烈的、黑暗的、恶魔般的气息袭来,让恋歌停下了动作。
  「真是的,入侵也不挑时间的。」虽然因故停下享乐,但恋歌看起来并没有多少遗憾。她穿上内裤,从自己的包包中拿出一把梳子,接着将手按上史佳的小穴,用力的挑了一下,并将沾满爱液的手指放入口中。

  「多谢款待?」恋歌俏皮地挥了挥手,接着走到寝室外的阳台。

  夜晚的凉风吹拂在黑发少女的脸上、让她的头发随之飘动。她闭上眼,定位着那道异样气息的来源。

  (在右前方呢……)恋歌想着,睁开眼睛,接着踏上栏杆,从二十一楼高的地方──跳了出去。

  在坠落的途中,恋歌突然化为一股黑紫相间、熊熊燃烧着的火团,并且停在半空中。三秒过后,火焰散去,从里头走出了一位女性,她穿着一套一体成形的皮衣,大腿根大方地暴露在空气中,马甲前面的系带间隐隐看得到肚脐,胸部虽然被完全覆盖,但反而凸显出它们的存在感,手上则带着一双长度及肘的长手套。背后有着一对比手臂完全张开还长的蝙蝠翅膀正缓缓拍动着,马甲跟裤子之间探出了一根能够触地的细长尾巴,尖端是看起来像是一个黑桃、又像一个爱心。
  简单来说,就是个货真价实的魅魔。

  「嗯,该做正事了。」魅魔伸了个懒腰,接着将翅膀用力一振、向目的地前进。在此同时,她手中的梳子也被垄罩在紫焰中,接着突然拉长、变粗,最后变成一把以紫色为基调、像是大小两个长方形所组成的一把砍刀。

  「嘻嘻嘻……」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抚子现在很害怕。

  甚至连声音都叫不出来,连瑟瑟发抖都无法的、极端的害怕。

  原本只是想来场夜晚散步,眼前的空间就突然……像是裂了一条缝一样,接着从里头那深红色的空间探出了、或者该说冲出了一颗比人还要大的狗头,大嘴不停地冲着空气咬合,从齿缝里流出的口水腐蚀着柏油路。牠用力的向这边突刺,空间的缝隙慢慢扩大,喘着粗气的噁心狗鼻离抚子越来越近,然而她身上却像是被重物压着一样,丝毫无法动弹,不只是恐惧而已,还有些更实际的东西压制着她。

  「喀、喀」高跟鞋触地的清脆声响从抚子背后传来,她很想转头过去、想叫那个人快跑,然而身体还是完全无法动弹。

  「还没完全出来啊?真可惜。而且还有目击者……」语气听起来完全不害怕,虽然听不太清楚那个人在说什么,不过抚子好希望对方能过来拉自己一把,但背后却突然完全没有声音了。

  有好一阵子,空气里只有那只巨狗的吼声,牠正一点一滴地钻出那个缝隙。「喀、喀、喀」的高跟鞋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远。任何人看见这种东西都一定想跑,但为什么她的脚步声……

  这么悠闲?

  怪物已经将牠的前肢伸进这个世界,抚子已经闭上眼、准备好面对死亡了。
  「嘎吼!」就在怪物兴奋地大吼,准备踏入新世界的时候,抚子的感官感受到了一连串的感觉:

  八声几乎重叠的脚步声。

  有东西从身旁高速掠过所带起的疾风。

  一声钝器与血肉碰撞的声响。

  怪物的惨叫。

  抚子突然身体一轻,束缚她的东西消失了。她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,先前的巨物已经不见了,只剩下一名奇装异服的年轻女子,虽然没有看见过程,不过抚子认为散落一地的血与肉应该是那头巨狗的一部份。

  「你……这……我……」抚子即使身体恢复了自由,她还是惊讶地说不出完整的句子。

  「呵呵,抱歉吓到你了。」谜样女子转过头,月光照到她溅上血的脸颊,不知为何竟产生一股异样的美丽──但抚子马上就对这样想的自己感到不安。
  她缓缓走向抚子,在过程中突然化作一团火球,接着变回了原本的白衬衫与裙子,手中的凶器也变回了一把小梳子。

  「能起来吗?」她稍稍弯腰、向还跌坐在地的抚子伸出手,脸上带着一点微笑。

  「喔、喔……谢谢……」抚子有些畏缩的说,同时回握了她的手。

  「刚刚你应该吓的不轻,我陪你回家吧。」

  「麻、麻烦你了。」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在路灯明亮的夜路,两人并肩走着、皮鞋声在安静的环境下响着。抚子频频地转头看向那位将怪物硬塞回去的女性,却总是获得一张魅惑人的微笑作为回应,让她不禁看回正前方。

  「那个……」但最后,她还是鼓起勇气搭话。

  「嗯?」

  「……刚刚那只狗,还有你,是什么东西?」

  「啊,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了呢。」恋歌露出像是在跟朋友炫耀知识的小学生一样、灿烂的微笑。

  「所以到底是……?」

  「你心里应该有个答案了吧?刚刚那种完美符合刻板印象的外表。」

  「嘛……我还是很难相信世界上有恶魔的存在……不对,为什么恶魔会要来保护人类?」

  「因为把牠们引过来的是我,我想我有义务负起责任。」

  「负责任……从一位恶魔的口中说出这种词感觉还真奇妙。」

  「我好歹也是在人群里面长大的嘛。」

  「喔……那你为甚么会在这里生活呢?」

  「不知道。」

  「不知道?」抚子惊讶地停下脚步。

  「有意识的时候,就待在我现在的家里了,也没有父母,一个人生活。」虽然讲出来的是不太开心的事实,但恋歌脸上却始终带着微笑──她还真的不在乎那些。

  「这样啊……」抚子若有所思地接着走着。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「就是这里?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两人在一扇颇有历史感的木制大门前停下脚步,旁边将住宅全部围住的是白色的墙壁,上头还盖着一片片的黑色屋瓦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日式大宅的外围。看不到二楼,但感觉就算有二三十个人生活在这里也没有问题,就是这样的佔地广大。

  「我家……会很奇怪吗?」

  「不会啊,感觉很棒呢。虽然旁边的建筑很不搭调就是了。」

  「嘛……这我无法否认。」若说抚子的家是日式大宅的话,那旁边的就是西式别墅了。虽然占地比抚子家还小,不过至少有五层楼高,甚至还有游泳池!
  (有种暴发户的感觉。)恋歌想着。

  「再次感谢你出手相救。」抚子恭敬的鞠了个躬。

  「不用客气,这是我的荣幸。不过今晚的事可不要跟别人讲喔?」

  「好的。」

  「嘻,祝你今晚好梦。」

  抚子再次鞠躬,接着往家里走去。

  「喔,同学,等一下。」结果又被叫住了。

  「?」

  「我忘了跟你收报酬了。」恋歌快步走向抚子──接着伸手抱住她、在她还来不及了解事情发展时就吻了下去。

  (!?)在一瞬的震惊过后,抚子便想要推开恋歌──她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其实不讨厌这样──但身体又感觉到之前与怪物面对面的无力感,连咬紧牙关都没办法。

  恋歌的舌头毫无阻碍的伸进了抚子的嘴里,单方面的缠上了抚子的香舌,让她脑袋突然空白了一下。

  (舌、舌头原来有这么敏感吗?)恋歌在一阵交缠后将抚子的的舌头带进自己的嘴哩,接着吸吮了起来,舌头被温热的口腔紧紧包覆、口水不断地被往外吸,过於热情的吻让她不禁沉迷於让脑袋发麻的快感中。

  「噗哈……?」就在抚子开始缺氧时,恋歌便放开了她。她喘着气,尝试让自己的脑袋恢复运作。

  「你的表情真可爱呢?」恋歌捧着对方朦胧放松的脸庞,开心的笑了一下,接着转过身,展开了翅膀。

  「那就先这样啦?」

  「那、那个!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吗?」看到恋歌作势要离开,抚子甩掉了还在脑中盘旋的快感,开口向她问道。

  「一切都是缘分啰?」恋歌说完最后一句话便扬长而去,留下浑身发热的抚子一个人。

  (啊……忘了问她的名字了……)抚子摸着自己还留有对方体液的嘴唇,心中有种複杂的感觉。

  (……她对其他人,也会这样吗?)

               #####

  (请注意,不管一个人穿成怎样,强暴都是犯罪,就算对方穿得过於暴露也不是你能强奸对方的理由,请各位不要走上歧路。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