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湘女多情二
湘女多情二

第二章



这情景看的我欲火中烧,迫不及待的拉起她,但是我可不想这么快就破处,我要先鉴赏一下处女的小身体.



让她躺倒,吼吼,我才发现,她的三角地带几乎没有什么毛,光溜溜的一只小白虎,而她的乳房更是小得可怜,让我想起一个情色小说里写的:两片荷包蛋!



我双手扳开她并拢的双腿,美丽的处女地展现在我面前:大阴唇完全是肤色,主要是因为里面的脂肪才会隆起,中间两片薄薄的小阴唇,只是比肤色稍微带点粉色,紧紧的闭合着。



我托起她的臀部,向前挪了挪,将她的臀部放在我大腿上,双手食指按在小阴唇两边,轻轻分开.



嫩红色的洞口完全显露了出来,不规则的处女膜紧紧的守护着圣地,上面几乎没有一点点水,粉色的嫩肉,长期被分泌物浸润,看起来好象粉色的霜淇淋,让我忍不住伸出我的大舌头,舔了上去。



她的娇躯猛地抖动了一下,毕竟,被男人这样舔弄还是首次,她两眼紧闭,双手放在身侧,紧紧的握着拳,呵,还是太紧张。



我在她的阴道口舔了几下,转移到她两片小阴唇的接合部,试图寻找传说中的阴核,大概是她太幼齿,身体几乎没有发育,我搜索了半天,还是找不到阴核的踪迹,看来对她来说,真是传说中的了,只好放弃。



我继续用我的舌尖舔动她的小阴唇,把我的唾液涂抹在她的洞口,我试图用舌尖钻进她紧闭的开口,她的身体抖动了一下,我再钻,她再抖,呵呵,我故意一下下的挑逗她,感受她的娇躯传来的悸动。



反复舔弄了半天,她的洞口被我舔的湿湿的,估计全都是我的口水,尽管我的舌技一流,拿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女生还是没办法,只好人工添加润滑剂。



我看时机差不多了,轻轻放平她的身体,准备进行开包仪式。



扳起她的双腿,调整到合适的角度,我左臂支撑身体的重量,右手引导我涨的发紫的肉棒,对正她的小洞洞,湿淋淋的洞口都是我的口水,我手握阴茎,在上面蹭了蹭,沾了点水,腰部用力,徐徐顶了进去。



洞口的障碍还是很难突破,我摒住呼吸,用力的戳了下去。



紧窄的洞口好象一道环,紧紧的箍住我的龟头,在我用力的挤压下,慢慢的套过龟头的肉冠,成功了,过了这第一关,后面的队伍进入就顺利些了。



就在我突破障碍的时候,她的喉咙里发出“嗯嗯”的呻吟,但是就在我闯关成功的瞬间,她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了一下,然后“哇”的一声,大哭了起来。



“我不要了……呜呜呜……求求你……好哥哥……我好痛……呜……”



妈的,破处不痛才怪,忍着吧,没有理会她,我继续用力顶。



“哇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”她伸手紧紧的抵在我的胯骨上面,努力的向下推我,不让我再深入。



“乖,别哭,第一次都会痛的,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哦,听话,放开手让我进去。”我连哄带骗.



可是她双手仍是死死的抵住我,用力的左右摇头,满脸的泪水,洒落在枕头上,头上的毛巾早都蹭掉了,长发淩乱的散在枕头上。



妈的,敬酒不吃吃罚酒,我猛地用力,未果。索性我放松支撑身体的双臂,将我的上身压在她小小的身体上,双手用力想掰开她的双手。



她好象是在拼命,双臂伸的直直的,我居然扳不开她!



她哭得更加厉害,满脸的眼泪,甚至鼻涕都流了出来,脸上一片狼藉。



我稍稍有点怜惜的感觉,但是反正已经破身了,干嘛不让我爽呢,再说整个龟头被少女的阴道紧紧的夹住,让我心里快喷出火来,兽欲已经完全佔据我的头脑.



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,她毕竟还是小女生,怎么敌得过我一个大男人,她的双臂稍一发软,我猛地把她的双手扳开按在身体两侧,腰部猛地用力,一插到底!



爽!整个阴茎被紧紧的夹住,紧的似乎没有任何的缝隙,虽然破处不是第一次,但是这么紧窄,还是让我从未有过的兴奋.



妈的,就在这时,我感觉头皮一阵发麻,要坏事,果然,我的该死的肉棒弃械投降!



一阵阵电流刺激我的阴茎,让它一阵阵的收缩,在兰兰处女的阴道深处射出我浓浓的精液,因为她的阴道非常紧,我射的很痛苦,每射一下,我感觉尿道都似乎刺痛一下。



我全身放松,软软的趴在兰兰身上,享受高潮过后的余韵。



过了大约2-3 分钟,兰兰仍旧在不停的大哭。



我起身慢慢抽出我萎缩的小弟,上面沾了几缕鲜红鲜红的处女血,混合着我白白的精液。



她的小阴唇还是紧紧的闭合着,似乎我刚才未曾进入,但是从缝隙中慢慢的渗出血液和精液的混合物。流过她的小菊穴,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面。



又过了几分钟,她还在哭,我一下烦了,做鸡的被干是早晚的事情,哭个没完,我骂道:“哭啥哭,愿意出来卖就别怕痛!”



她慢慢降低了音量,最后哭声停止了,小身体还一抽一抽的。



我在她身边躺下,用很不屑的口气说:“我玩过多少小姐,还没见过你这么下贱的。卖初夜痛是肯定的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做小姐就是让客人开心的,哭哭啼啼的,算什么!”



她鼻子一抽一抽的,小声嘀咕了一句,让我很吃惊,我惊讶的问她:“你大点声,你刚说什么?”



“我不是自愿来做小姐的!”她的声音提高了一点.



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难道她是被拐骗来的?



我心里产生出一股深深的歉意,难道我这么粗暴的奸污了她?我成什么人了我?



我吃惊的坐起来,把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我,她的脸上鼻涕和泪水交织。双眼肿的好象水蜜桃,眼睛红红的,眸子里带着深深的怨恨!